聽得見呼吸的聲音

是如此勻稱微妙。心跳的節奏也不慌亂,等待著光亮驅走冷落的黑暗,我從未厭倦過黎明破曉的時刻。只因為我能够從一片呼吸和鼾聲中鑽石能量水逃離,靜靜地融入一種比較能引起我的好奇的境界,這是很多人無法感受到的一種獨屬的幸福,而我樂此不疲、盡情忘我和酣暢漓淋地享受。

喜歡的陽光在靜默,從穿窗而過的光線中我能清晰地看到飛舞的纖塵在活力四射地扭擺著,這就更加鮮明的襯托出陽光的靜默,而讓我墜入深深的幻想之淵中。能量水這一切的環境和氛圍,足可以使我將深藏於內心深處的濕柴點燃,並且轟轟烈烈地燃燒。

我曾在深夜徘徊在明怡街的黑暗處,我想永久地站在繁茂的老樹下眺望遠處模糊的昏黃的街燈。我喜歡靜靜地等待著破曉,只要我是一個人就好。這一切的心思長久在我淩亂不堪的心間跳動,最終讓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真正的適合這個繁蕪雜亂的社會,對此,我開始深深地懷疑著我做的每一個决定。

時間總是在飛逝,身邊的人和雪纖瘦投訴事也在變得物是人非,總會在不經意間產生一種生疏感,是自己感到難以啟齒的不自在,强忍著內心的反抗,越是强烈自己就越痛恨自己的存在,甚至悄悄地恨上周圍的一切以及自己生活的一切。讓靜靜地等待變得莫名的浮躁,莫名的難以理解。照此發展下去,我真難以想像會發生什麼令人痛惜的事情來。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