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和惆悵就是那多變的雲霞

一個女子,生長在很悠遠時間的痕跡裏,她輕輕的走過,眼神像膽小的月光,不曾打擾,那又偷偷的閃爍。
  
  甄洛,中山無極人,自幼是天生麗質、姿色絕 倫。生處亂世,金戈鐵馬,山河歌泣,精緻女子雖然主宰不了太平與煙飛,但是可以美麗、精緻。生在官宦之家,從小習文辭工顯得那麼自然,雖然父親早早的就過 世了,可是富貴之家的殷實讓她不必去擔心柴米油鹽裏飄著的心酸,一心揚帆在書的海洋裏,聰明伶俐加之勤奮好學,詩文歌賦自是信手捏來。美麗的女子往往也包 含著心靈的善良,在兵荒馬亂之後的饑荒年月,她勸說母親開倉濟民,廣施恩德,又調理好家庭婆媳關係,所以一家人甚是和睦,這樣的女子總是那麼快的被世人傳誦,名聲廣為流傳自不必說。
  
  “江南大小喬,河北甄宓俏”,讀完整個三國,英雄豪傑多如牛毛,而可以閃耀在魏蜀吳的史書裏,也就屬江南二喬,河北的甄宓裏吧!在浩瀚的史冊裏,我找 不到太多關於她的文字,僅僅《洛神賦》一文就可以將她的容貌流傳千古,建安一子不戀朝堂戀洛神,一個倦容愁坐芝田館,一個費盡才華漫解無窮恨,醉生夢死, 道不盡紅塵舍戀,愛江山哪能比得上愛美人,人間愁緒戀舍怎一個恨字了得?六月飄雪的鄴城難以想像是什麼樣子,也許下著雪的城很美,也許那種讓人精神窒息的寒涼氤氳著的傷感是令人心碎。她的美貌,僅洛神一賦就可以讓時間凝固保鮮,讓後來之人流連,悵惘!
  
  也許這樣的畫面,你是不知道在夢裏演繹過了多少遍,一輪明月,淼淼水波,明淨幽雅。透過紗幕,月光隱隱。雲髻峨峨,修眉聯娟。行走在東漢末年的樓宇裏,等待就是那樣的煎熬,,散不去,驅不離!
  
  她的形貌,翩然若驚飛的鴻雁,婉約如遊動的蛟龍,容光煥發如秋日驕陽照耀下的菊花,體態姿容如春風中的青松,她時隱時現的步履像輕雲籠月,浮動飄忽的身姿似風吹落雪。遠遠看去,明潔的像朝霞中升起的旭日;走近看,鮮麗如綠波間綻開的新荷。
  
  她姿態優雅嫵媚,舉止溫文嫺靜,情態柔美和順,語辭得體可人。她身披明麗的羅衣,帶著精美的佩玉。頭戴金銀翡翠首飾,點綴著的周身是閃亮的明珠。著有 花紋遠遊鞋,拖著薄霧般的裙裾,隱隱散發出幽蘭的清香,在山邊徘徊倘佯。忽然又飄然輕舉,在河灘上伸出素手,採擷水流邊的黑色芝草。多美的描述,一代風 骨,八鬥之才,盡為她傾盡文墨,可謂她的美貌之驚人。
  
  李商隱道:颯颯東風細雨來,芙蓉塘外有輕雷。金蟾齧鎖燒香入,玉虎牽絲汲井回。賈氏窺簾韓掾少,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多少喟歎美人遲暮,多少人肝腸寸斷得扼腕,等到離開時也就是一抔土的重量,令多少人詩詞歌不盡!千古悲情最終歸於一段灰燼。
  
  才華不輸美貌,僅存一文《塘中行》,既能名垂青史。蒲草長滿了水池,它們的葉子隱約相間。想要去看看你的容顏,可是心酸之感又上心頭。因為感念你的 好,想起你悲傷的表情,常常不能入眠。一個女子,不管是在遙遠的古時還是現在,想要得到男子的惦記和關懷是多麼重要的事情。
  
  身份地位,魚豐肉多,麻枲多了,大蔥和薤菜也不能棄置,菅草和蒯草亦是美味!來來回回的奔走,塞外風聲淒涼,樹動三尺寒,刀槍劍影裏度日也要愛惜自己。
  
  “人如花飛,雲如短歌,誰曾愛我;時而風光,時而坎坷,誰憐惜一個我,情如孤舟,愁如深秋,塵如初春雪。鏡花歲月,沒法斷絕,我心媲美是明月,塵如深深雪,愁如深深雪。”令後來仰慕者如之奈何?
  
  也許你可以這樣幻想珠簾幔帳後,正妝描摹的佳人循聲而出。有美一人,婉如清揚。妍姿巧笑,和媚心腸。寬大衣袖,隨風飄然,如水中伊人;黑色的深瞳,映 著他細緻俊秀的容顏,清秀,清麗,清婉,清高,清冷,清傲,甚至眼角的流波裏,還有一絲淡淡的清媚。一切都是那個沾染了水墨的“青”,逃不開,化不去,美 人傾城。
  
  英雄飲血長城外,文人騷客歌盡庭前屋後風吹雨,窈窕之女倚樓長望門前路。或許是上帝總是給我們創造了一個奇跡之後又不忘遺留一個悲劇一樣,她有傾城之容,卻沒有那麼快樂,幸福,或許是置身在富貴帝王家,縱然是心中有留下一個人的位置,但是到死都沒辦法去填補,或許離開才是最好的歸屬。才華出眾如她,即使有那麼多英雄才子傾慕,可是又能有幾個是真正懂得她,或許男人的胸懷永遠是在天下。一襲安生的,天倫之樂盡是那麼的癡望!
  
  生命如草木,花榮花謝,生髮枯凋就是那麼的輕易,她從檣櫓灰飛煙滅的亂世走來,在充滿英雄豪情的年代走來。她,天生麗質、姿色絕倫,她,又溫婉賢淑、知書達禮,其貌可比江南之二喬。
  
  一場美麗的邂逅,一個浪漫的遇見之後,似乎對於砰然心動的兩個人,刹那就是永恆。儘管多少恨,多少癡狂只化作夢一場,帶著多少怨恨,多少無奈,匆匆地離開人世。短短的人生竟如刹那之煙花,溫柔了一季!
  
  她,英姿翩然,溫柔良善,深處亂世卻能積善好德,身居深閨亦能安然自得,貌美而謙和,遺世而獨立,生命倉促,華章恒久,實乃精緻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