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流年輪回,光陰已覆秋水蒿

  念今生,風煙流年,多少朝朝暮暮,凝字為傷,如花眷戀,誰是我獨守的暖?空負纏綿,繁華唇語誓言,那一世,倒數成仰望的幸福,踩著碎碎的感傷,兩眼含霜,雪落江南,寒依然,閉上眼簾,記不起你完整的笑顏,千年紅塵,就在這一刻氾濫台灣數據卡,我的世界開始大雪漫山。
  月影梢,客立斷橋,一把油紙傘共誰今生不換?觀雲慘澹,月黑天高,誰在往事裏祭我們一世的孤傲,淚把燭火搖,肝腸寸斷,凝眸送進前生緣,煙雨漸遠,冷月鉛華泛指尖,誰懂?誰憐?
  淡墨香,傾城顏,誰在故事未落的尾聲中百回千轉?那一世的天荒地老,輕輕地彈開我們不解的緣,作色畫筆,模糊的思緒為你畫上一道淺擱,昔時場景,不再是那一世等待的海枯石爛,任憑誓言隨風飄遠,不再是那一世等待的風花雪月,是誰描繪了愛情的悲哀?在亂世裏蔓延,是誰的殘局花季?在流年裏飄灑。
  煮一杯酒,溫熱冰封的心腸,飲不盡世間聚散的滄桑,閉一扇窗,掩不住滿目悲傷,誰還在雲幕那端深呤淺唱?剪一道光,透過天色的紅妝,你是否還是口是心非之前的模樣,夢醒過來,寂寞就無處躲藏,你是否也和我一樣念念不忘?
  相思淚深,天涯苦遠,一縷葉落秋風殘,情海無邊,回頭怎是岸?過盡千帆,終成浪花散,獨望千年的遙遠,執念回憶的深陷,輪回的終點可不可以不說再見?寂寞的滄桑惹的誰人斷了柔腸?淚眼的背影隱藏了誰人的思念?穿越千年的憂傷,誰將我的最後一滴淚埋葬?
  蝶影分飛一世情,落花無痕共春生,看時光過盡,獨為你譜一曲,千年戀歌,甘願為你舞盡一世芳華,花期如潮,等不到的天荒地老,貪戀了這塵世風花雪月的飄渺,掛滿淚珠的眼角,誰會為我輕輕拭去這傷透我心的毒藥?紛飛的眼淚伴隨著癡心的牽盼,我奢望著,花兒不落,緣分不破,你不要錯過我。
  流韻嬋娟夢花樓,獨享楓葉燃花香,輕聲歎,許下幾世繁華,美如卷,抵不過逝水流年,問君再醉幾杯又有何妨?烽火狼煙,愛欲迷眼,鎖心幾時?緣也亡,天下戰火硝煙,唯愛不堅,舊城沲,深陷。
  酒涼,彼時窗臺,秋風不見舊人面,葉落雲天貼花黃,薄唇淺語,影斜雲紗窗,月兒濃,夢易淺,弦月滿西樓,晨露沾衣袖,相思依舊,江畔枯柳,搖落繁華幾時休?欲寄離愁,等誰回首?
  一曲歌,一杯酒。斷了離愁,半杯月圓,一世守候,千山暮雪,煙花不計年,可不可以借一雙深情的手,為你彈奏,江南煙雨幾時休?覆河山灣仔髮型屋,昔時素顏,不忍把天長地久這浮生的離別看透,卻終是誓言破碎的江山,葬了紅顏!倆相忘。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